新闻详情

人渣!高中教师激吻补课女生还把亲热视频传上网

陕西一高中教师亲吻17岁补课女生 “手误”把视频传上网

近日,一条“高中老师激吻17岁补课女生”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显示一名男子将一名女生抱在怀中,不断的亲吻女生的脸颊及嘴唇,被亲吻女生非但没有反抗,反而热烈回应并拿着手机拍摄视频。

据了解,视频中的男性为陕西一高中的物理老师,女生则为其补课对象,事件发生在男教师的出租屋内。而视频为何被传播出去,则是因为男教师将视频上传至QQ空间时,误把“仅自己可见”点成“所有朋友可见”……

3月21日,经陕西洛南县网信办工作人员证实,涉事男教师贾某已被开除党籍,并收缴其《教师资格证书》,报上级教育行政部门撤销其教师资格,报人社部门将其调出科教体系统,且退还收取的2000元补课费用。

亲热视频截图

该教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被开除党籍 收缴《教师资格证书》

一份3月16日洛南县科技和教育体育委员会发布的《关于给予贾某某开除党籍处分的决定》显示, 47岁的贾某是洛南某中学物理老师,从2017年11月起,贾某利用课余时间给本校一名女生“一对一”补课,每周1至3次,每小时收取100元补课费。

文件中称,事情发生在3月11日,贾某在自己租住的房屋内为女学生辅导。17时许,辅导结束后,他搂住女学生腰部,将其抱在怀中,并亲吻其脸颊及嘴唇。在此期间,女学生没有反抗,并用贾某的苹果5S手机录制两人亲密行为。当晚,贾某在将此视频转存至自己QQ私密空间过程中,误将“仅自己可见”点成“所有朋友可见”,造成视频在微信朋友圈等平台上流传。

处理贾某的文件

这份《决定》称,贾某违规进行有偿补课,身为党员,违反师德,录摄的视频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违反党的生活纪律。经县纪委常委会批准,决定给予贾某开除党籍处分,调离该中学,并退还2000元补课费。

网信办上述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份文件的真实性,并表示,除了这份文件,对贾某还有进一步的处理。并发来一份洛南县科技和教育体育局3月21日的《关于洛南县某中学教师贾某违纪问题调查处理的情况说明》,说明称,贾某与本校女学生在校外补课期间行为不当,违反师德师风和教师职业道德,并拍摄视频上传网络,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事件发生后,洛南县科教体局立即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并作出如下处理:经洛南县科教体党委和局班子2018年3月13日会议研究,决定对其违纪问题分别予以党政纪立案检查;经洛南县科教体党委2018年3月14日会议研究,报洛南县纪委2018年3月16日常委会批准,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经洛南县科教体局领导班子2018年3月20日会议研究,给予其降低岗位等级处分,收缴其违规补课费2000元并退还学生本人;收缴其《教师资格证书》,按程序报上级教育行政部门依法撤销其教师资格,报人社部门将其调出科教体系统;对负有领导责任的洛南中学领导班子进行提醒谈话,对学校分管师德师风工作的领导实施诫勉谈话;责成洛南中学就此深入开展师德师风集中教育整顿活动;在全县中小学深入开展师德师风教育整顿活动。

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贾某的《教师资格证书》已被收缴,目前正按程序报上级教育行政部门依法撤销其教师资格,报人社部门将其调出科教体系统。

补习中,邹某裸露着性器官,俯身去亲吻补课女生

>>新闻拓展

著名中学的“名师”猥亵性侵补课女生一年多

父母16万高薪聘请竟引狼入室,监控拍下17岁女生被名校老师性侵。王先生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性侵行为,甚至发生在自己家中。

而这位“禽兽老师”还是女儿在学校的任教老师,甚至是北京一所著名中学的“名师”,生活中,还是一位6岁女孩的爸爸。

王先生称,据女儿转述,14个月的补习期间,她与邹某除了师生关系,未有恋爱等关系,但在非自愿条件下,邹某多次对她有动手动脚的猥亵行为,开始只是小动作,后在2016年4月、7月、8月、12月对其进行了四次强奸。

“当时邹某还恐吓孩子不能讲,否则让她无法在学校上学,而且说孩子上、下学骑车路线他知道,还说自己开车,让孩子自己看着办。”王先生称,女儿表示,在发生性关系后,邹某还对她说了很多威胁性话语。

17岁女孩遭老师摸胸吻脖子

厦门17岁女生学吉他遭培训老师多次猥亵,据该名受害女网友爆料吉他老师在上课时,多次对她进行摸胸、亲吻脖子等行为!

多次提醒,吉他老师变本加厉,据该名受害女网友称:她所报的吉他课程是一对一教学的,在第一次受到老师骚扰之后,她多次提出语言反抗,打算放弃学习,但由于老师前来解释,她再次前往上课,可没想到该老师非但没有停止过分行为,反而是得寸进尺。

河南高三女生被班主任性侵后割腕

自去年9月份,这名河南荥阳第二高级中学的高三女生,曾分别告知姐姐、同乡和好友,自己遭遇了班主任任中浩的性侵。身边人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尝试和涉事老师“斡旋”,有的告知了校方,但谁都没能帮助小凡走出困境。今年1月初,小凡割腕后,父母知道实情立刻报警。目前,任中浩已被撤销教师资格,警方介入后对其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目前正在对案件进行补充侦查。

病房里,小凡和父母睡在一张病床上,但她还是常常做噩梦,梦见自己扒在悬崖边缘,挣扎后依然坠落。

>>媒体评论

严惩性骚扰教师不能止于身败名裂

身体权是每个人的法定权利,妇女的身体自由权和隐私权、名誉权尤受法律保护,而高校教师利用优势地位性骚扰学生,不仅严重侵犯学生人身权利,更严重违背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触及社会伦理底线,玷污教师群体形象,屡屡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然而,由于教师在学生成绩、奖学金、保研、出国机会等方面掌握着重大的话语权乃至决定权,多数受害学生为了不影响学业,面对不端教师的性骚扰,只能敢怒不敢言。不少高校面对学生的举报,也时有出于“维护名声”、“保护学科带头人”等因素,采取暧昧纵容、息事宁人的态度。来自于多方面的姑息让这些施暴者愈发得寸进尺。

教育部早在2014年10月即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制定了师德禁行“红七条”,其中就包括“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行为,《意见》明确,有前述恶行的,将被处以警告、记过、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撤销专业技术职务或者行政职务、解除聘用合同或者开除。

随着《意见》实施,各高校在打击性骚扰学生恶行方面,已经有了不少战果,不少无德教师因自身恶行身败名裂。如已退休的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小箭受到禁止参加该校任何教学科研和学术活动、降低其退休待遇的处分;厦门大学原博导、教授吴春明被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成都理工大学刘姓教师被调离教师岗位并通报全校。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很遗憾地看到,至今依然有一些高校面对学生的举报作鸵鸟状,仍然无所作为。更遗憾的则是,这些已被查实的“叫兽”们,仅仅只受到了来自教育系统的处分。实际上,我国刑法规定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以行为、言语等方式的任何一种对女性进行性侵犯的行为,都将触及此罪,即使显著轻微,也将受到治安处罚。如果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行为的还将涉嫌强奸罪。

无良性侵者对于我们每个人或者亲人都是潜在的危险,尤其是对于那些性侵学生的“叫兽”们,谁也不能有看客心态,社会各方力量必须同仇敌忾,而高校显然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高校往往是举报材料的第一手接受者。当收到学生举报,高校一方面需要对举报学生进行妥善保护,并按照教育部的要求,严查到底、严肃处理;另一方面,也需要向他们祭出法律利剑,及时将业已查实的违法线索转交给公安机关,让他们在身败名裂的同时,得到法律应有的严惩。(来源:北青报)

>>如何预防

如何有效预防和惩治校园性骚扰

针对校园性骚扰,如何建立起一套预防和惩治机制?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也向南都记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国外尝试通过行业细则进行规范

长期关注校园性骚扰问题的湖南大学法学院的年轻学者曹薇薇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外发达国家,性侵扰的预防和惩治主要通过行业规范来实现。

据介绍,国外的高校,大多在新生入学时就发放防性骚扰的材料,“遇到性骚扰,第一步该怎么做,第二步该怎么做,册子上写得很明了”。此外,大到整个教育行业,小到学校个体,都制定了完整的性骚扰预防和惩治措施。有的学校甚至要求,老师在给学生做单独辅导时,须打开房门。曹薇薇在国外攻读博士时发现,学校老师也严格遵循这一规定,她认为“这是对双方的保护”。

多位有过留学或访学经历的学者亦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外,如果高校教师发生性骚扰丑闻,后果很严重,甚至不能再从事与教育相关职业,“污点”可能伴随一生。

据了解,我国教育行业目前尚未建立类似的体制。教育部颁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也仅明确禁止老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曹薇薇建议,针对校园性骚扰,法律可以“稍微作出一点改变”。如促进学校和行业出台反性骚扰条例,并给出一些指导。在行业反性骚扰条例的制定上,要足够具体,一旦触犯红线者,就有可能被行业内“拉黑”。

学校应建立独立的举报调查机制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教授赵军认为,一系列高校性骚扰事件折射出一个问题,即针对性骚扰议题,我们的高校缺少便利规范的投诉调查机制。“就目前来看,近年许多高校性骚扰事件,都是通过网络爆料倒逼学校相关部分介入查处的。这一模式在个案中虽发挥了一定积极作用,但毕竟不是解决此类事件的常规机制,同时也隐含着诸如舆论审判、道德审判、损害加被害双方隐私等一系列负面效应,有必要完善相关机制建设。”

韦婷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去年在进行《高校性骚扰报告》时,她向全国113所211高校申请了相关信息公开,仅有13所高校回复开展了防止性骚扰教育,没有一所高校有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与流程。

赵军同时认为,通过网络渠道发声维权,其实际效果也会相当的局限性,“刚开始几起会引起大量社会关注,随着爆料的增多,公众关注度必然下降”。在他看来,建立科学合理的应对机制,一方面能方便受害人投诉,并借助机构力量帮助他(她)们搜集证据,纾解压力,处理各种问题。另一方面,这一机制也能为被指控人提供一个自我辩解的机会,防止构陷。“通过网上爆料,吸引关注的解决模式,很容易形成舆论审判、道德审判,从而对被指控人及其家属的合法权利构成重大威胁。似乎只要有指控,就一定存在性侵害或性骚扰的事实,即便没有必要的证据,也要对被指控的一方施加他们所期待的惩罚。”

他认为,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平衡投诉方和被投诉方权利纠纷解决机制,没有程序正义做保障,实体正义就无从谈起。有这样一种机制,既能保护被害人,也能防止基于各种考量胡乱指控的现象。